您现在的位置:喜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 文化发展论坛 - 文化艺术 - 艺术 - 正文

爱心洒热血 童心铸大业

2018年4月6日 阅读3766次 曾岩专栏 【字体: 上一篇<<>>下一篇

爱心洒热血 童心铸大业

——许国屏笛子艺术的儿童情怀与杰出贡献

许国屏是我国著名的德艺双磬艺术家、笛子演奏家、民族音乐教育家和多功能笛子发明家。他集民族音乐,主要是笛子(包括竖笛)的演奏、教学、研发和音乐创作等为一身,艺术活动漫长而丰富,涉及领域广泛而多样,建树贡献灿烂而卓著,社会影响广大而深远,是我国民族音乐领域一位百科全书式的风云人物,也是我国当代民族音乐战线一面光彩夺目的标杆旗帜。

许国屏的思想和艺术博大精深,包罗万象,但其行为指向和服务覆盖的目标群体,却有一个十分鲜明的特点,这就是儿童。

儿童教育虽是一门科学,却常被看作是无足轻重的“少儿科”,乃大丈夫所不为也。但许国屏不同。他是著名的笛艺大师,却始终关爱“小儿科”,并在这一“小儿科”上为他人所不为,能他人所不能。我国文艺界关注儿童、热爱儿童教育的专家学者不少,但像许国屏那样,视所有儿童为自己的儿女,在儿童笛子和民族音乐的普及等方面长时间奋斗、全方位开拓,并做出巨大贡献的,却鲜有。

许国屏出生于音乐世家,从小浸淫在传统音乐之中,深受传统音乐的熏陶和教育。9岁开始,师从一代笛子宗师陆春龄先生学习吹笛。17岁考入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创建的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担任笛子演奏员,同时兼任由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创办的中国福利会少年宫笛子教师。从此踏上了专业艺术与民乐普及的道路,并与儿童艺术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几十年来,他一马当先,手持神笛当空舞,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为儿童艺术事业进行了长达60多年的艰苦“长征”。用一支小小的笛子,为民族音乐文化撑起了一片晴朗高远的天空;用一颗不老的童心,为儿童艺术教育抒写了一曲精彩绝伦的传奇。     

许国屏之所以几十年如一日,倾力从事儿童笛子和民乐教育,首先是基于他对儿童及其艺术事业的深刻认识和无比热爱。众所周知,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儿童大国,仅儿童就约有2亿多。儿童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尚处人生初始阶段。不仅特别需要家庭的精心呵护,还非常需要社会的深切关爱。而对儿童的精心呵护与深切关爱,不仅是人类慈爱天性的重要表现,也是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不仅直接关系到千家万户的欢喜幸福,而且直接影响到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因此,任何一个有责任感的国家社会和家庭个人,都会十分重视儿童、关爱儿童,并千方百计培养儿童。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我国儿童事业很不发达,尤其是广大农村和边远地区历史欠账较多,远远不能满足广大儿童的需要。例如上世纪90年代赴位于大别山区的金寨,据许国屏调查,全县834所中小学,11万名学生中,只有一个音乐教师,而且还要兼教数学,可见当时绝大多数学生根本就没有音乐课。而山区的孩子也与城里的孩子一样喜欢音乐。一次,许国屏在山坡上练笛子,一曲未终,很快就围上来100多个小孩子,而且久久不愿离开。这说明他们对音乐是非??释?,可惜的是他们听不到,更没有人去教他们。一个旧信封里,许国屏至今还保存着一支不足一寸长的小铅笔头。那是他亲眼看到的,山区 “一个孩子拿来画画的画笔……”。这一切,让许国屏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按理说,儿童教育事业是国家政府的社会责任和使命担当。但在许国屏看来,在国家政府暂时有困难的情况下,这也是他应该义不容辞去担当的职责和使命。因此,作为一个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一个心里总是想着儿童、装着儿童的文艺工作者,他对儿童教育与服务事业,便有了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舍我其谁的使命感。

儿童是国家民族的未来和希望。社会主义文艺要为人民服务,其中一个重要的对象,就是为广大的少年儿童服务。而这除了丰富儿童文化生活,满足广大儿童文化需要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对儿童进行文化艺术教育,以培养和造就具有良好素质的社会主义新人。儿童教育理论认为,12岁以前的儿童,是人生教育的最佳期和次佳期。人一生的基本难题和重大难题(如学会直立行走、手足分工、认识万物、掌握语言、习得行为、学会审美等)都是婴幼儿时期解决的;95%左右的知识概念,是五岁以前学来的。同样,儿童也是艺术教育的最佳期,对艺术人才的培养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从发生学的角度看,儿童与艺术最近,每个儿童都有一颗艺术的心,都是天生的艺术家?!耙衾质鞘苟厦鞯奶焓??!绷己玫囊帐踅逃?,不仅能开发儿童的游戏和艺术本能,还能使儿童感知到世界的多种形式;不仅是生命早期发展的主要动力,而且是全面提升个体素质与能力的重要路径。研究证明:人的各种潜能只有在大脑的生长发育期,才有可能被充分地激发出来。不然,人的潜能就会迅速被埋没。最佳期的教育往往事半功百倍,而错过最佳期的教育则可能事倍功减半,甚至徒劳无功。因此,就人的教育而言,如果抓住了儿童期,就抓住了一辈子;而耽误了儿童期,便耽误了一辈子。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古今中外,凡在艺术上有所成就的人,几乎无一不是在儿童时期,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笛子方面,刘管乐、冯子存、赵松庭、陆春龄、俞逊发、许国屏等等,都是从小开始学习,然后终成一代大师的。中国音乐学院国乐系主任、博士生导师,著名笛箫演奏家、作曲家、教育家张维良,更是深有体会地说:“学乐器必须要练童子功。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发育,乐器也伴随着你的成长,骨骼也跟着它的变化,包括钢琴在内的所有乐器都一样。我们拿起笛子的时候,它不再是外来的一个物件,而是像身体的一部分?!笨杉?,儿童艺术教育对于艺术人才培养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中国是文明古国,民族文化源远流长,光辉灿烂,但在外来文化的激烈冲击下,也面临着许多新的挑战。许多优秀的民乐非但乏人传习,而且还逐渐被人们遗忘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为了摸清有关情况,许国屏曾带着两盒录音带,到市区一所学校去调研,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一个有48个学生的班级,“其中40个喜欢流行歌曲,2个喜欢民族音乐?;褂?个什么都不喜欢”。(贾凡《许国屏的生活故事与解读》,《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61页)更不堪的是,有的指着二胡说是小提琴,有的对着巴乌说是黑管,还有的当着笛子说是甘蔗……。社会上学器乐的儿童虽在增加,但“重西洋轻民族”的现象相当普遍。以上海为例,全市学钢琴的儿童约有10多万人,每年仅参加考级的就有3万多人。但学笛子的很少,每年参加考级的不足千人??杉錾缁岬囊衾治幕?,已经严重失衡了。严峻的现实使他既震惊又心痛。近代西洋音乐传入我国不过百多年,现已风生水起,风起云涌,很快席卷全国并成为国人争相追逐的艺术时尚;民族音乐虽有数千年历史,但却香消玉损,江河日下,几乎到了溃不成军甚至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对此,许国屏忧心如焚、寝食不安。他深切地感到:在音乐文化国际化的大背景下,祖国绚丽多彩的民族音乐已经日渐边缘化。以往最为普及的笛子,也从过去的大众乐器变成了如今的小众乐器。这种情况如果不予改变,那么长此以往,我们宝贵的民族音乐就有日渐式微,甚至消亡的危险。因此,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传承民族音乐,发展民族音乐,不仅是民族文化血脉不断延续的内在需要,也是民族文化领域刻不容缓的“救亡”运动。

儿童是未来的主人。他们代表着未来,也决定着未来。振兴民乐的希望在国人,更在儿童。梁启超先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强调指出:“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梁启超《少年中国说》,《梁启超文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年第1版,第46页)因此,办好儿童教育事业,做好儿童培养工作,不仅是促进儿童健康成长的普遍需要,也是培养优秀的未来社会接班人的客观需要。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十分重视儿童事业建设。同样,我们的民族音乐要振兴要发展,也必须从儿童的音乐教育入手。     

正是出于对儿童地位、儿童教育、儿童事业重要性的深刻认识,许国屏便以儿童与民乐为坐标,来校准自己人生的目标体系,把自己的生命与儿童的发展紧密地结合起来,自觉地投入到促进儿童发展的艺术事业上来,并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不辞辛劳,矢志为儿童而教学。许国屏认为,剧院舞台太小,社会舞台广大。一个艺术家如果只在舞台上演出,只在高端市场行走,就难免曲高和寡,而只有到群众中去,与群众打成一片,才能和者众多。艺术只有为群众,群众才能爱艺术?!白畲蚨诵牡囊衾?,并不是大剧院里那些专业演奏家所奏响的,而是一个从来没有触碰过乐器的孩子,从自己的嘴里第一次吹出来的?!币虼?,当一些艺术家千方百计往上挤,向上靠,去博取个人名利时,他却反其道而行之,独自一人向下走,往下沉,骑着一辆自行车去做默默无闻的儿童音乐普及工作。

他的民乐普及活动,是从笛子,特别是竖笛教学切入,然后逐步展开的。之所以选择笛子作为突破口,是因为它是中华民族最有代表性的吹管乐器之一,在民间拥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容易激起人们的共鸣,得到群众的支持。而与其他乐器相比,笛子价格低廉、体积轻巧、音色优美、携带便利、容易学习,又是最适合普及的一种大众乐器。许国屏是笛子演奏家,教儿童吹笛是他最擅长的绝活,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逐步做起来。然而,笛子普及也非易事。最初是社会环境不允许。上个世纪70年代末,文革还未结束,他到郊区去,在一所学校组织了一支儿童笛鼓队,在另一所学校组建了一个学生民乐队,都是偷偷去,偷偷回,而且还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后来,社会环境虽然好转了,但民乐生源却锐减了。为了让更多的儿童学民乐,他就像乞丐一样,到一些中学、小学和幼儿园去找门卫、寻老师、访领导,可乞求的并不是什么个人私事,而仅仅是一个义务去教孩子吹笛的机会。为了教盲童吹笛,他辗转找到上海市盲童学校的领导,一见面就主动声明:“我是义务来教笛子的,不收钱……?!比妹ばA斓技雀幸馔庥趾芫?。最后,他终于在盲校领导的重视支持下,让盲童们吹起了美妙的笛子。

对于普及民乐,许国屏始终有着强烈的紧迫感。这种紧迫感常像如山的军令一样催逼着他,让他坐不住。而他也甘愿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去为儿童而不停地奔忙。为了多教孩子,他每到一地,总是马不停蹄连轴转。1992年第一次去内蒙古的巴彦淖尔盟,下车后顾不上休息,啃上几口硬邦邦的大饼,就急着去给孩子们上课了。在安徽金寨,他白天轮流到各中小学上课,晚上再给全县的师范生上课。由于吹笛示范过多,导致左眼小血管破裂出血,但他顾不上休息,滴上几滴眼药水便又上阵了。短短的40多天时间里,他奇迹般地为当地培训了1450多名中小学生和师范生,在终日只闻鸡犬声的欠发达地区,播下了一批民族音乐繁荣发展的鲜活种子。同时,这种紧迫感又使他抵挡住了市场经济的冲击和金钱的诱惑。上个世纪80年代,正当商品经济勃然兴起,许多同事都纷纷下海经商,或到歌舞厅伴奏挣钱时,他却丝毫不为所动,仍然不改初心,坚持搞被人看作“没有什么出息”的儿童音乐。因为在他看来,“儿童音乐应该姓‘儿’,而不应该姓‘钱’”。特别是2003年罹患癌症后,他对普及民乐更是只争朝夕。在讲述自己与病魔搏斗以及浴火重生的历史时,他深情地说:“我虽然没有学历,但是我有经历。现在对于我来说,生命的长度虽已不够,但却可以拓展宽度:拼命地工作,一天当作两天用,一天当作一周用!”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许国屏一直秉承孔子“有教无类”的教学思想,总是千方百计去教孩子们吹笛。笛子学生除大量的普通儿童,还有许多残疾、智障、盲眼等特殊儿童,几乎涵盖了不同区域类型、不同生理特征、不同遭际境遇的所有儿童。更为难得的是,他还主动到少教所去教失足的少年犯们吹笛子。试图用美妙的笛子音乐,来对他们进行艺术帮教,使他们通过音乐学习和艺术熏陶而改邪归正,并增强追求美好生活的信心和决心。除了教笛子,他还经常向孩子们送笛子。上个世纪末,正当《学竖笛、学简谱》一书正式出版发行之际,他便带着该书的全部稿酬,首发式上售卖所得的全部书款,城里孩子用过而特意回收的旧书,以及自费购买的几千支笛子,全部送给了井冈山和海南岛的农村孩子。

几十年来, 据不完全统计,许国屏爬山涉水20多万里,其中五上革命老区大别山,三赴内蒙古大草原,西上井冈山,南下海南岛……去给农村的孩子们普及民族音乐。先后在全国各地开辟了数十个笛子教学实验基地,为20多个省、市、自治区举办了408期音乐教师培训班,共培训各类音乐教师2万余名。同时,通过教学推广,不断发展壮大儿童吹笛队伍,在全国形成了100多万人的笛子演奏大军,实现了玉笛之声飞响神州大地的夙愿!   

废寝忘食,竭力为儿童而编著。中国笛子虽然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但教学活动却长期停留在师徒之间口传心授的经验状态,一直未能形成一整套科学完备的理论体系。就是一代宗师陆春龄先生教笛子,也是如此。后来,赵松庭、胡绩续等演奏家虽然编写出版了一些专著,但也只是一般的通识读物,真正高质量的专业教材,特别是适合少年儿童使用的低龄段笛子教材,仍然空白。教学实践中,许国屏深感没有教材的苦恼和不便。于是,他便根据儿童特点和教学需要,在总结多年教学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借鉴西洋管乐教育理论,利用业余时间,自己动手编写了一系列儿童笛子专业教材。

这些教材立意高远,思路开阔,取材广泛,条理清晰,循序渐进,层次分明,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知识性与趣味性相统一,深受广大笛子教学工作者和少年儿童的热烈欢迎。其中有些还因独具开创性成果而堪称全国第一。如《儿童竖笛启蒙》,是全国第一本儿童竖笛启蒙教材。它图文兼备,融竖笛教学与绘画欣赏于一体,既可用来学竖笛,又能拿来赏绘画;既可激发儿童的学习兴趣,又能起到寓教于乐的作用?!吨贝档咽丝巍?,是全国第一本民族乐器走进教室的教科书,为中小学民族器乐的普及教育,提供了可供普遍使用的规范教材?!抖褡謇侄邮涤檬植帷?,是全国第一本面向儿童的实用民乐类通俗读物,为儿童民族乐队的组建和表演,提供了可资学习参照的工具书?!渡倌甓炎咏坛獭?,是全国第一本少年儿童笛子专业教材,填补了低龄段群体中国笛子教学的教材空白?!抖喙δ艿鸭蛎鹘坛獭?,是全国第一本多功能笛专用教材,为少年儿童学习多功能笛,提供了第一手资料?;褂?,他与俞逊发、周大成合编出版的《中国笛子考级曲集》、《中国笛子考级音阶与练习曲》、《笛子考级训练问答》,也是全国第一套比较权威的笛子考级专业用书。除普通教材外,他还为特殊儿童编写教材。其中《盲文笛子简明教程》,是全国第一套盲文笛子教材?!都蛞资蜒葑喾昂献嗲罚の模?,是全国第一本盲文竖笛教材和合奏曲谱汇编。为失去光明的孩子,点亮了他们心中的艺术明灯。此外,他编著的《少儿竖笛教程》、《儿童竖笛电视教学录像》、《学竖笛,识简谱——献给山区农村的孩子们》、《青少年学竹笛》、《多功能笛练习100条》等,也深受读者欢迎并在业界产生了广泛影响。

多年来,他编写出版的教材和专著共有20多本,总发行量已经超过100多万册。特别是其中的《少年儿童笛子教程》一书,自2000年2月由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发行以来,一版再版已达36次,仍然供不应求,至今单册发行量(不包括大量盗版盗印的)已经突破20多万册,创造了中国笛子教学资料出版发行的奇迹。在编写教材的同时,他还结合自己多年的经历和经验,撰写了《“音乐长征”洒满情,坚持“六边”结硕果》等数十篇专业论文,对民族器乐的教学和研究进行科学指导。

呕心沥血,倾情为儿童而创作。许国屏对话笛箫网时,题写的话是:“中国有二亿少年儿童,给少年儿童写的民乐作品太少?!闭馐撬那猩砀惺?,也是他的由衷心声。事实的确如此。近些年来,我们的文艺创作,包括儿童文艺创作,就总体而言确实是大大繁荣起来了,但适合儿童使用的,为广大少年儿童所喜闻乐见的精品力作,却仍然十分短缺,远远不能满足广大儿童的需要。这不仅与儿童教育的崇高地位不相适应,而且也影响了儿童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一边呼吁广大文艺工作者关心儿童,多为少年儿童创作文艺作品;一边深入生活,身体力行,自己动手创作改编了许多儿童音乐作品。如弹拨乐合奏曲《娃哈哈变奏曲》、《小白帆》、《初航》、《跳绳》,笛子独奏曲《快乐的小笛手》、《黄鹤的故事》、《小推车》,笛子协奏曲《雷锋》,琵琶合奏曲《血染的风采随想曲》、《红领巾之歌》,巴乌独奏曲《山寨孩子的梦》,弹拨乐与竹笛《牧羊曲》(改编),弹唱《歌声与微笑》(改编),故事音乐《心灵的眼睛》等。这些作品源于生活,贴近生活,题材广泛,体裁多样,音韵生动,情感活泼,童趣盎然,非常适合少年儿童演奏,深受少年儿童喜爱,其中有些分别在国内外各种比赛中获得高奖,已经成为广泛传颂的经典之作。在供少年儿童演奏的同时,他还把这些作品录制成音像资料,在图书出版单位出版发行,或无偿提供给广播电视、互联网站等大众媒体传播,从而丰富了儿童音乐,特别是笛子音乐宝库,为广大少年儿童提供了精美的音乐文化食粮。

同时,他还充分发挥自己的作曲才能,为中国儿童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公演的儿童剧《临时收购站》、《黄鹤的故事》、《向阳花》、《小桔灯》等作曲,为这些深受少年儿童欢迎的新剧目顺利搬上艺术舞台,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日思夜想,精心为儿童而研发。长期的艺术实践使许国屏深知:艺术要普及,门槛必须低。只有廉价的,才是大众的;只有易学的,才是普及的。传统的笛子虽然价廉物美,便携易学,但需粘贴笛膜并经常调整才能正常使用。同时,由于材料、制作和气温等不同,音准也常有偏差。从而给初学者和教师的集体教学活动,带来了许多困难和麻烦。为了切实解决这些问题,让儿童拥有更加理想的吹奏乐器,许国屏在传统笛子的基础上,借鉴其他各种吹管乐器,经过10多年苦心探索试验,终于开发出了一种全新的多功能笛。

这种笛子由笛头和管体组合而成,通过多笛头转换和拆解拼接的方法,实现了同一管体之间多种音效的自由转换,可以分别吹奏出竖笛、笛子、洞箫、葫芦丝、巴乌等多种音效,可谓集竖笛、笛子、洞箫、葫芦丝、巴乌等多种乐器为一体。具有一笛多用、一管多能、易学易吹、音效多变、奇趣无穷、价廉物美、维护简单、轻便易携、经久耐用等特点。拥有一支,即可集合一族。因而被誉为“世界上功能最多的乐器”,还被许多外国人称为东方“魔笛”。它以无毒无味的塑料为原料,实行标准化设计,工厂化生产,不仅提高了产品产量,保证了产品质量,而且增加了使用功能,降低了生产成本,是一款人人买得起,学得会,用得久,玩得爽的新型吹管乐器。它既可当拼接的玩具玩,又可作演奏的乐器吹;既能满足儿童的玩耍心,又能激发儿童的好奇心;既能让孩子在玩中学,又能使孩子在学中玩;既能满足儿童多样化的吹奏娱乐需要,又能增加儿童音乐学习的趣味性和吸引力。非常符合少年儿童的生理和心里特点,因此深受广大少年儿童欢迎。

多功能笛也被称为“中华牌争气笛”。他发明这种笛子,除了“要让更多的老百姓,尤其是农村的孩子都能买得起它,都用它来学习我们的民族音乐”(《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65页),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让民族音乐走向世界,参与竞争,要争气”(贾凡《许国屏的生活故事与解读》,《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65页)。多功能笛的成功研发,较好地解决了传统竖笛性能不稳,音频不准,有碍集体习练,功能单一,娱乐性欠强等问题,为儿童笛子艺术的普及推广,提供了最为理想的乐器,开辟了非常广阔的前景。由于它具有传统笛子无可比拟的独特优势,因此先后获得国家专利,美国爱因斯坦国际博览会金奖和国家文化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创下大世界基尼斯记录。许国屏本人也因此而于2013年,被世界文艺家联合会评为感动世界年度人物。终于为中国人,争到了一口满满的气。     

在众多的荣誉和巨大的贡献面前,许国屏依然十分谦卑。他说自己“这一生,其实很简单,就是拿着一根笛子,骑着一辆车子,带着一个脑子,到处走走写写,或者写写走走”。(贾凡《许国屏的生活故事与解读》,《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73页)而实际上,他却以自己博大的胸怀、顽强的意志、杰出的才艺,在儿童笛子和民族音乐教育等方面,登上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巅峰,创造了他人难以企及的奇迹。

回溯许国屏所走过的艺术道路,我们不难发现:他对儿童教育以及民乐普及事业矢志不渝的奋斗意识和无私忘我的奉献精神,实际有着深厚的社会背景和深刻的思想渊源。

父亲的嘱托是他时刻遵奉的崇高使命。许国屏的父亲许光毅,是上?!按笸只帷钡拇词既酥?,曾任上海民族乐团团长,是我国著名的民族音乐家和古琴、二胡演奏家。与刘天华等老一辈民族音乐家一样,许光毅秉承“大同乐会”的思想和精神,视民族音乐为生命,对于传播民乐,振兴民乐,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终生专注勤勉,奋力“以谋国乐之普及”,“ 除了民族音乐,什么都没有?!碧乇鹗峭砟晏逅ザ嗖?,仍坚持用20年时间,搜集整理了100多首几近散失的古琴曲谱,为民族音乐留下了一份宝贵的遗产。直至临终前,还对儿子许国屏说:“不要抢救我,要去抢救民族音乐?!?/p>

父爱如山,父命即令。父亲的遗言像烙铁一样,深深印刻在许国屏的脑海里,仿佛是一道无声的命令,时刻在他的脑海中回响。他深知,普及民乐、弘扬民乐是父亲毕生的追求和宏愿,是父亲临终前的嘱托,也是父亲弥留时的期望。作为许光毅的儿子,他是父亲生命的延续,也是父亲艺术的传人,毫无疑问要“接过父亲手中的接力棒”,把父亲未竟的事业继承下来,传承下去,弘扬起来。只有这样,他才对得起父亲的养育之恩,才无愧于父亲的谆谆嘱托和殷殷期望,才能让父亲含笑于九泉之下。于是,在以后的几十年里,他便以自己年轻的生命,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民族音乐的普及中来,并始终把民族音乐的传承发展,作为自己人生的主旋律来演奏。他坦言:“作为一名民族音乐工作者,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中国传统的民族音乐能够深入到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里”。(郭宇婷等著《悠悠笛声颂党情》,《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47页)这是他由衷的心声,也是他追求的理想。为此,他可以舍弃一切,奉献一切,包括自己最宝贵的生命。

国母的教诲是他砥砺奋进的行动指南。作为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创办的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的职员,许国屏从艺一开始,就深受宋庆龄主席的关怀和思想影响。宋庆龄一生没有子女,把自己满腔的母爱全部献给了普天下千千万万的孩子们。她说“我的一生是同少年儿童工作联系在一起的”?!按窗於帐蹙缭?,是为了演出儿童剧,通过儿童典型形象,感染儿童,使他们有文娱生活,并寓教育于娱乐之中?!币虼?,她在致函祝贺“儿艺”成立时,明确指出该院的宗旨是:“实验性、示范性,完全为儿童服务?!?946年秋,宋庆龄对著名戏剧导演黄佐临表示,对于贫苦儿童,不能只给他们吃饭和穿衣,还要给他们精神食粮,要使他们看到未来。在“儿艺”期间,许国屏是被请去为外国来宾演出最多的一个人,曾先后四次受到宋庆龄主席的亲切接见。一次,宋庆龄主席在接见他时教导说:“要用优美的音乐陶冶孩子们的情操。不仅要使孩子们了解西方音乐,还要让孩子们了解东方音乐。要弘扬我们的民族音乐?!?/p>

宋庆龄主席的谆谆教导,为他的艺术活动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也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力量。在以后的几十年,作为“儿艺”的演奏员,作为儿童艺术工作者,他始终牢记着国母的教导,时刻践行着儿艺的宗旨,无论走到那里,就把笛子吹到那里、教到那里;他在那里,那里就会响起清丽委婉、优美动听的笛子之声。宋庆龄逝世后,为了缅怀她,许国屏每年都要到她纪念馆的汉白玉塑像前肃立注目以示悼念。

师长的垂范是他修身从艺的学习榜样。许国屏是一代笛子宗师陆春龄的高足,随陆春龄学习吹笛先后长达9年之久。参加工作以后,还一直与老师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陆春龄是他父亲的挚友,也是他尊敬的老师,被人们亲切地尊称为“人民艺术家”。陆春龄教他艺术,也教他做人。他的思想和品德、艺术和行为,对许国屏有着直接而深刻的影响。陆春龄一直致力于普及笛子,始终把振兴民乐,发展民乐,视为自己的神圣职责。他说,“为了弘扬民族文化艺术,弘扬笛子艺术,我将生命不息,笛声长鸣,愿为人民吐尽丝。吹不动我就讲,讲不动我就打手势,一直到我没有气为止”。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形形色色的艺术也都商品化了。当许多艺术家应邀参加演出都开出了价格不菲的出场费时,有人问陆老,“你的出场费是多少啊”?他幽默地回答说:“我的出场费是‘吃饭’。我是从来不开出场费的。我的养料来自于人民大众,反过来要为人民大众服务?!?/p>

陆春龄乐于奉献的精神,深深感染着许国屏。他说:“向陆老师学习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人品很好。因为他不仅教我笛子,还教我做人;而且他教我笛子也是不收钱的,有时候我还要去他家吃饭?!蘼劢萄?,还是演出,他都不收费,也没有架子?!保址病缎砉恋纳罟适掠虢舛痢?,《许国屏和吹笛老人的故事》,上海中华笛文化研究所等编,第58页)因此,他的心里便铭记着,要像陆老师那样以人民为上,以人民为师,愿做笛坛“布道者”,甘为民乐“孺子?!?,把自己的生命和艺术全部奉献给人民。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里,也有老师的这个品质”。也正因此,2012年5月,许国屏被上海市授予“德艺双磬文艺工作者”光荣称号,并受到了隆重的表彰。



 网友观点
编辑推荐
视觉秀
一周热评
一周热点
网站群:学院官网 | 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党校 | 全国文化干部网络学院 | 全国基层文化队伍远程培训网 | 文化政策图书馆 | 喜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 文化管理教学研究案例馆 | 艺术学院
联系电话:010-69268476 Email:webmaster#www.wa0e.cn 
  • 新型光合作用可利用近红外光 2018-11-08
  • 羊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1-08
  • 不要拿《爱情公寓》当你的青春回忆,它不配 2018-09-01
  • 哈勃太空望远镜28岁庆生照:如梦如幻的礁湖星云 2018-09-01
  • 747| 593| 312| 332| 13| 907| 326| 101| 622| 342|